资讯详细页

NEWS

水利人风采录之:从资不抵债到产值两年翻一番

发布时间:2015-11-09 阅读量:次 来源:

它曾经是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事业单位。尽管一度资不抵债,可即使是普通员工,也能拿上高出当年全市平均水平一大截的工资。
它如今是一家成立不足4年时光的普通企业。尽管改制时包袱一个没甩,可即使是员工人数已经翻番,他们所得到的工资也跟着翻了番。
平均每两年产值翻一番,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丹阳这家名叫江苏华德工程建设公司(以下简称丹阳华德)创造了。从立足小水利工程,打通交通、市政、城建大网络;从偏安丹阳一隅,到放眼苏北大市场;从传统工程产业,到进军机械、能源、高科技大产业……梳理4年来公司裂变式发展轨迹,董事长汪小华谦称,自己的团队胆子大,爱折腾。而我们所看到的是一家创业不停步的企业正在镇江崛起!

二次创业,扛起包袱艰难举步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同。不过,翻开一部部因困改制的企业成长史,它们中不少却常常有着相似的苦难。资金极度短缺、冗员人浮于事、矛盾错综复杂……2006年,这些困难就像一只只拦路猛虎,也都曾挡在丹阳华德发展的路上。
235
人、700多万元、3000多万元……虽然距离那场革命性的二次创业已有4个年头,可这三个数字依然深深地印在汪小华的脑海里。作为丹阳华德的当家人,他说,这三个数字具有历史意义,他和他的创业团队成员一辈子也不会忘记。235人是指丹阳华德的前身——丹阳市水利局直属水利工程处当时员工总数;700多万元是当时已资不抵债的水利工程处所拖欠的银行贷款;3000多万元是水利工程处最好年份所创造的产值。
这三个数字中最让他感到沉重的是235名员工。对一个奄奄一息的单位来说,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包袱啊!其实,按照当时的条件,以及其他改制企业的通行做法,通过身份置换,便可以摆脱大量冗员。可是他们没有,这在丹阳改制企业中是独一无二的。丹阳市水利局副局长许小平当年曾亲眼见证那场变革。提起丹阳华德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名员工的郑重承诺,扛起所有包袱艰难迈步的历程,他挑着大拇指赞叹:不容易。
或许就是这浓浓的人情味打动了曾经迷茫的员工,他们的心和力重新凝聚到一起。“235人中留下了232人,另外三人因年龄等原因主动选择离开。据许小平介绍,当时选择离开的那三名员工也得到了丹阳华德妥善的安排,拿到了足额甚至高出不少的补偿。其中有名员工一人就拿到了20多万元的补偿。这也是很少见的。
每一位员工都不是个体,他的肩负着一个家庭的期待。对于改制之初的仁慈政策,汪小华说,这源于企业新团队全部来自水利系统。水利人那份淳朴憨厚必然做出这样的选择。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何况他们原本都是大家庭的一分子,是企业发展的希望。”20065月,丹阳华德正式挂牌,旗下水利建筑工程公司、路桥一公司、桥梁二公司……这些分公司也开始运转起来。200多名老员工被重新分配,原本技术底子较厚的他们找到了适合的岗位。当包袱转变成资源,扛着包袱艰难迈步,丹阳华德二次创业的当年就实现产值4000多万元,远超改制前最好年份。员工此前担心的收入下降问题不但没有出现,春节前还收到了公司派发的红包。

冒险创业,负债举债艰苦挺进

几乎与二次创业艰难举步同时,丹阳华德便有惊人之举。举债800多万元,全面收购盐城射阳一水利工程公司,即使在今天看来,收购这样一家同样资不抵债,却要解决原有职工升级的企业,也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可就在改制当年,还欠着银行700多万元贷款的丹阳华德就这么干了。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创业,发展企业总要冒点险。采访中,记者惊讶地发现,这样的冒险精神几乎已流淌在丹阳华德管理团队每个成员的血液中。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党支部副书记曹卫民是团队中较为温和的一员,却也敢于甚至甘于冒险。苏南地区水利工程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苏北地区水网密布市场前景广阔,新成立的丹阳华德要生存要发展首先要抢市场……这些内外因成为汪小华、曹卫民和其他团队成员分析了无数次。此刻,未曾割断的水利系统传来一条小消息:盐城射阳县水利局下属单位——射阳县水利建筑工程公司遭遇经营困境,资不抵债,急于拍卖。
于是在丹阳华德尚未正式挂牌时,在汪小华和团队其他成员的支持下,汪小华就代表公司多次赴射阳考察接触。凭借水利系统的老关系,拿出水利人的诚意厚道,最终丹阳华德打动了当地政府和企业,以总价800多万元将射阳县水利建筑工程公司,随即更名为射阳县禹达水利建设公司。大禹治水,冒着生命的危险,借着他的吉利名字,我们一定能达成所愿。汪小华如此解释射阳分公司名字的寓意。不过他更清楚,当时用800多万高价买来的是什么。其实看得见的,就是那30多亩地,还有几间破厂房。可丹阳华德所看重的却是那看不见的东西:盐城乃至整个苏北广阔的市场。
弹指一挥,这家几乎与丹阳华德同时挂牌的射阳分公司目前发展情况如何呢?赚了,当然赚了。曹卫民得意地说,经过近4年发展,不但当初800多万投资已全部收回,而且射阳分公司已经积累下上千万的资产。在苏北战略布局的目的也取得阶段性成果。“2008年,我们标得射阳明湖大桥项目,产值近5000万元。曹卫民不无遗憾地说,当初还是低估了苏北市场潜力,目前仅仅抢占射阳县大部分水利工程就有些应付不过来了。因此,射阳分公司如今只能偶尔派出刚刚闲下来的工程队到盐城市打打游击

如果说举债收购射阳县水利公司还只是小打小闹,那么在丹阳本地,丹阳华德的冒险创业就是大手笔了。改制之初,丹阳华德就制定了立足水利工程基础,打进交通、市政、城建等多方市场的战略。如今随着桩基公司、顶管公司、交通工程公司、路政公司等分公司陆续组建,加上原桥梁一至四公司、水利工程公司和桥梁预制场等分公司,这一战略已经初步实现。4年来,丹阳华德参与了湖西九曲河工程、上海沪青平立交桥、丹阳开发区市政建设和城市污水管网等一系列工程建设,公司总产值从2006年的4000多万,到2008年的1亿多元,再到截至今年8月的4亿多元,实现平均每两年翻一番。虽然公司员工也增加到480多人翻了一番多,可员工平均工资也较改制前翻了一番多。这些险算是冒对了。没有这样的高速发展,实现工资翻番谈何容易。曹卫民说,改制前员工的工资标准是事业单位标准,普通人员也有1000多元,现在虽然是企业,但一般职工的收入也达到了2000元左右。

活力创业,瞄准高端从容前行

如果说改制之初种种冒险创业,是丹阳华德无奈之举,那么如今的一个个冒险投资似乎让人越发看不懂了。仅去年一年,丹阳华德就连续上马两个大项目,而且已经完全脱离了它原本熟悉的工程建设主业。
一掷4000万元,在宿迁市征地138亩,组建江苏华能超声科技发展公司(以下简称华能科技)。投资1.5亿元,在丹阳后巷镇长江边征地60余亩,打造江苏水煤浆生产基地。一个是高科技,一个是绿色能源,别说与水利工程老本行相去甚远,就是与公司战略发展规划也是颠覆性地调整。
其实,我们永远都离不开水。面对记者的询问,汪小华不无幽默地介绍起这两个大项目与水、与丹阳华德的渊源来。华能科技是一家专业研发和制造超声波相关产品的高科技公司。它依托江苏科技大学,走产学研一体化道路,目前已经拥有一批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声系列产品。即将投产的超声波应力消除机、超声焊接机等产品,在船舶修理上有广泛的应用空间。有船就有水嘛!还有水煤浆名字就带水,事实上在产生工艺中也的确用到水,成品按规格含有各种比例的水。提起这两个项目,汪小华好像说起自己优秀儿女那样得意,从发现商机,到实地考察;从市场前景,到工艺流程;从工厂选址,到在建进度;从近期成果,到远景展望……滔滔不绝。
特别是对水煤浆基地项目,汪小华坚定地说,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而是建立在丹阳华德管理团队过去一年多来,对国家产业扶持政策、其他地区水煤浆发展现状和江苏省内发展前景等问题充分的调查研究后做出的慎重决定。现在发展较好的广东和山东两省,我们跑过多次,最终决定引进这项技术,以20%的股份换来江苏省独家经营权。汪小华说,如今的丹阳华德步伐因坚定而从容,越来越能够接受以股份买技术,以股份买市场的理念,瞄准高端产业,发起新一轮创业,已经成为全公司特别是管理团队的共识。
这条年产25万吨水煤浆生产线今年10月就能投产;这四座储浆管能装8000吨水煤浆。真希望进度再快点呀!苏锡常甚至上海一些企业的订单都发过来了。站在丹阳后巷镇长江之畔,放眼如火如荼的项目建设现场,刚刚还显得非常兴奋的汪小华步履又从容起来。他信心满满地说,这些客户一个也跑不了。

它曾经是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事业单位。尽管一度资不抵债,可即使是普通员工,也能拿上高出当年全市平均水平一大截的工资。
它如今是一家成立不足4年时光的普通企业。尽管改制时包袱一个没甩,可即使是员工人数已经翻番,他们所得到的工资也跟着翻了番。
平均每两年产值翻一番,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丹阳这家名叫江苏华德工程建设公司(以下简称丹阳华德)创造了。从立足小水利工程,打通交通、市政、城建大网络;从偏安丹阳一隅,到放眼苏北大市场;从传统工程产业,到进军机械、能源、高科技大产业……梳理4年来公司裂变式发展轨迹,董事长汪小华谦称,自己的团队胆子大,爱折腾。而我们所看到的是一家创业不停步的企业正在镇江崛起!

二次创业,扛起包袱艰难举步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同。不过,翻开一部部因困改制的企业成长史,它们中不少却常常有着相似的苦难。资金极度短缺、冗员人浮于事、矛盾错综复杂……2006年,这些困难就像一只只拦路猛虎,也都曾挡在丹阳华德发展的路上。
235
人、700多万元、3000多万元……虽然距离那场革命性的二次创业已有4个年头,可这三个数字依然深深地印在汪小华的脑海里。作为丹阳华德的当家人,他说,这三个数字具有历史意义,他和他的创业团队成员一辈子也不会忘记。235人是指丹阳华德的前身——丹阳市水利局直属水利工程处当时员工总数;700多万元是当时已资不抵债的水利工程处所拖欠的银行贷款;3000多万元是水利工程处最好年份所创造的产值。
这三个数字中最让他感到沉重的是235名员工。对一个奄奄一息的单位来说,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包袱啊!其实,按照当时的条件,以及其他改制企业的通行做法,通过身份置换,便可以摆脱大量冗员。可是他们没有,这在丹阳改制企业中是独一无二的。丹阳市水利局副局长许小平当年曾亲眼见证那场变革。提起丹阳华德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名员工的郑重承诺,扛起所有包袱艰难迈步的历程,他挑着大拇指赞叹:不容易。
或许就是这浓浓的人情味打动了曾经迷茫的员工,他们的心和力重新凝聚到一起。“235人中留下了232人,另外三人因年龄等原因主动选择离开。据许小平介绍,当时选择离开的那三名员工也得到了丹阳华德妥善的安排,拿到了足额甚至高出不少的补偿。其中有名员工一人就拿到了20多万元的补偿。这也是很少见的。
每一位员工都不是个体,他的肩负着一个家庭的期待。对于改制之初的仁慈政策,汪小华说,这源于企业新团队全部来自水利系统。水利人那份淳朴憨厚必然做出这样的选择。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何况他们原本都是大家庭的一分子,是企业发展的希望。”20065月,丹阳华德正式挂牌,旗下水利建筑工程公司、路桥一公司、桥梁二公司……这些分公司也开始运转起来。200多名老员工被重新分配,原本技术底子较厚的他们找到了适合的岗位。当包袱转变成资源,扛着包袱艰难迈步,丹阳华德二次创业的当年就实现产值4000多万元,远超改制前最好年份。员工此前担心的收入下降问题不但没有出现,春节前还收到了公司派发的红包。

冒险创业,负债举债艰苦挺进

几乎与二次创业艰难举步同时,丹阳华德便有惊人之举。举债800多万元,全面收购盐城射阳一水利工程公司,即使在今天看来,收购这样一家同样资不抵债,却要解决原有职工升级的企业,也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可就在改制当年,还欠着银行700多万元贷款的丹阳华德就这么干了。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创业,发展企业总要冒点险。采访中,记者惊讶地发现,这样的冒险精神几乎已流淌在丹阳华德管理团队每个成员的血液中。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党支部副书记曹卫民是团队中较为温和的一员,却也敢于甚至甘于冒险。苏南地区水利工程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苏北地区水网密布市场前景广阔,新成立的丹阳华德要生存要发展首先要抢市场……这些内外因成为汪小华、曹卫民和其他团队成员分析了无数次。此刻,未曾割断的水利系统传来一条小消息:盐城射阳县水利局下属单位——射阳县水利建筑工程公司遭遇经营困境,资不抵债,急于拍卖。
于是在丹阳华德尚未正式挂牌时,在汪小华和团队其他成员的支持下,汪小华就代表公司多次赴射阳考察接触。凭借水利系统的老关系,拿出水利人的诚意厚道,最终丹阳华德打动了当地政府和企业,以总价800多万元将射阳县水利建筑工程公司,随即更名为射阳县禹达水利建设公司。大禹治水,冒着生命的危险,借着他的吉利名字,我们一定能达成所愿。汪小华如此解释射阳分公司名字的寓意。不过他更清楚,当时用800多万高价买来的是什么。其实看得见的,就是那30多亩地,还有几间破厂房。可丹阳华德所看重的却是那看不见的东西:盐城乃至整个苏北广阔的市场。
弹指一挥,这家几乎与丹阳华德同时挂牌的射阳分公司目前发展情况如何呢?赚了,当然赚了。曹卫民得意地说,经过近4年发展,不但当初800多万投资已全部收回,而且射阳分公司已经积累下上千万的资产。在苏北战略布局的目的也取得阶段性成果。“2008年,我们标得射阳明湖大桥项目,产值近5000万元。曹卫民不无遗憾地说,当初还是低估了苏北市场潜力,目前仅仅抢占射阳县大部分水利工程就有些应付不过来了。因此,射阳分公司如今只能偶尔派出刚刚闲下来的工程队到盐城市打打游击

如果说举债收购射阳县水利公司还只是小打小闹,那么在丹阳本地,丹阳华德的冒险创业就是大手笔了。改制之初,丹阳华德就制定了立足水利工程基础,打进交通、市政、城建等多方市场的战略。如今随着桩基公司、顶管公司、交通工程公司、路政公司等分公司陆续组建,加上原桥梁一至四公司、水利工程公司和桥梁预制场等分公司,这一战略已经初步实现。4年来,丹阳华德参与了湖西九曲河工程、上海沪青平立交桥、丹阳开发区市政建设和城市污水管网等一系列工程建设,公司总产值从2006年的4000多万,到2008年的1亿多元,再到截至今年8月的4亿多元,实现平均每两年翻一番。虽然公司员工也增加到480多人翻了一番多,可员工平均工资也较改制前翻了一番多。这些险算是冒对了。没有这样的高速发展,实现工资翻番谈何容易。曹卫民说,改制前员工的工资标准是事业单位标准,普通人员也有1000多元,现在虽然是企业,但一般职工的收入也达到了2000元左右。

活力创业,瞄准高端从容前行

如果说改制之初种种冒险创业,是丹阳华德无奈之举,那么如今的一个个冒险投资似乎让人越发看不懂了。仅去年一年,丹阳华德就连续上马两个大项目,而且已经完全脱离了它原本熟悉的工程建设主业。
一掷4000万元,在宿迁市征地138亩,组建江苏华能超声科技发展公司(以下简称华能科技)。投资1.5亿元,在丹阳后巷镇长江边征地60余亩,打造江苏水煤浆生产基地。一个是高科技,一个是绿色能源,别说与水利工程老本行相去甚远,就是与公司战略发展规划也是颠覆性地调整。
其实,我们永远都离不开水。面对记者的询问,汪小华不无幽默地介绍起这两个大项目与水、与丹阳华德的渊源来。华能科技是一家专业研发和制造超声波相关产品的高科技公司。它依托江苏科技大学,走产学研一体化道路,目前已经拥有一批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声系列产品。即将投产的超声波应力消除机、超声焊接机等产品,在船舶修理上有广泛的应用空间。有船就有水嘛!还有水煤浆名字就带水,事实上在产生工艺中也的确用到水,成品按规格含有各种比例的水。提起这两个项目,汪小华好像说起自己优秀儿女那样得意,从发现商机,到实地考察;从市场前景,到工艺流程;从工厂选址,到在建进度;从近期成果,到远景展望……滔滔不绝。
特别是对水煤浆基地项目,汪小华坚定地说,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而是建立在丹阳华德管理团队过去一年多来,对国家产业扶持政策、其他地区水煤浆发展现状和江苏省内发展前景等问题充分的调查研究后做出的慎重决定。现在发展较好的广东和山东两省,我们跑过多次,最终决定引进这项技术,以20%的股份换来江苏省独家经营权。汪小华说,如今的丹阳华德步伐因坚定而从容,越来越能够接受以股份买技术,以股份买市场的理念,瞄准高端产业,发起新一轮创业,已经成为全公司特别是管理团队的共识。
这条年产25万吨水煤浆生产线今年10月就能投产;这四座储浆管能装8000吨水煤浆。真希望进度再快点呀!苏锡常甚至上海一些企业的订单都发过来了。站在丹阳后巷镇长江之畔,放眼如火如荼的项目建设现场,刚刚还显得非常兴奋的汪小华步履又从容起来。他信心满满地说,这些客户一个也跑不了。